关于我们

深圳 策法律师网隶属于上海市华荣(深圳)律师事务所 ,位于福田中心区。上海华荣律所成立于1996年, 拥有近200人的律师团队,各专业领域均有专家级律师坐镇 ,平均执业年限在5年以上 ,70%以上律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24年来,秉承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国际化的发展理念,解决各类疑难纠纷案件上万起,其中不乏国内重大案件,在业界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获得优秀律师事务所、司法系统先进集体等多项荣誉称号...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办案

案件研讨

专家指导



深圳版权纠纷律师

主页 > 知识产权 > 版权纠纷律师 >

深圳版权律师谈侵犯原创艺术品案例解析

时间:2021-07-30 11:34 点击:    侵害著作权 实用艺术作品 实用性 艺术性 家具图

 

  案例:2009年1月,原告某某舍家居用品(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舍公司)设计了一款名称为“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的家具图。同年7月,某某舍公司委托深圳傲世摄影设计有限公司对其制作的系列家具拍摄照片。2011年9月、10月,某某舍公司先后在和家网、搜房网进行企业及产品介绍与宣传,同时展示了其生产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产品照片。2013年12月10日,某某舍公司申请对“唐某韵衣帽间组合柜”立体图案进行著作权登记。
 

  被告某阳家具销售中心(以下简称某销售中心)为被告某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公司)在深圳地区的代理经销商。某某舍公司发现某销售中心门店销售品牌为“越界”的“唐某韵红木衣帽间”与“唐某韵衣帽间组合柜”完全一致。某某舍公司认为,“唐某韵衣帽间组合柜”属于实用艺术作品,中融公司侵犯了某某舍公司对该作品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某销售中心侵犯了某某舍公司对该作品的发行权。2013年11月29日至2014年1月13日,某某舍公司对被诉侵权产品申请保全证据,并提起了本案诉讼。
 

  将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与被诉侵权产品“唐某韵红木衣帽间”进行比对,二者相似之处在于:整体均呈L形,衣柜门板布局相似,配件装饰相同,板材花色纹路、整体造型相似等,上述相似部分主要体现在艺术方面;不同之处主要在于L形拐角角度和柜体内部空间分隔,体现于实用功能方面,且对整体视觉效果并无影响,不会使二者产生明显差异。
 

<a href='/zscq/bqjf' target='_blank'><u>深圳版权律师</u></a>谈侵犯原创艺术品案例解析


  深圳版权律师对于具有独创性、艺术性、实用性、可复制性,且艺术性与实用性能够分离的实用艺术品,可以认定为实用艺术作品,并作为美术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必须具有艺术性,著作权法保护的是实用艺术作品的艺术性而非实用性。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

  一、关于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是否构成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作品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具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是作品中作者具有独创性的表达,而不保护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本身。实用艺术品本身既具有实用性,又具有艺术性。实用功能属于思想范畴不应受著作权法保护,作为实用艺术作品受到保护的仅仅在于其艺术性,即保护实用艺术作品上具有独创性的艺术造型或艺术图案,亦即该艺术品的结构或形式。作为美术作品中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除同时满足关于作品的一般构成要件及其美术作品的特殊构成条件外,还应满足其实用性与艺术性可以相互分离的条件。在实用艺术品的实用性与艺术性不能分离的情况下,不能成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美术作品。
 

  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具备可复制性的特点,双方当事人对此并无争议。本案的核心问题在于“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上是否具有具备独创性高度的艺术造型或艺术图案,该家具的实用功能与艺术美感能否分离。
 

  首先,关于某某舍公司是否独立完成“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的问题。某某舍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设计图稿、版权登记证书、产品照片、销售合同、宣传报道等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该公司已于2009年独立完成“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中融公司主张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系抄袭自他人的配件设计,并使用通用花色和通用设计,因其未提交足以证明其主张的证据,法院对其上述主张不予支持。
 

  其次,关于某某舍公司完成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是否具有独创性的问题。从板材花色设计方面看,某某舍公司“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的板材花色系由其自行设计完成,并非采用木材本身的纹路,而是提取传统中式家具的颜色与元素用抽象手法重新设计,将传统中式与现代风格融合,在颜色的选择、搭配、纹理走向及深浅变化上均体现了其独特的艺术造型或艺术图案;从配件设计方面看,“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使用纯手工黄铜配件,包括正面柜门及抽屉把手及抽屉四周镶有黄铜角花,波浪的斜边及镂空的设计。在家具上是否使用角花镶边,角花选用的图案,镶边的具体位置,均体现了某某舍公司的取舍、选择、设计、布局等创造性劳动;从中式家具风格看,“唐某韵衣帽间家具”右边采用了中式一一对称设计,给人以和谐的美感。因此,“唐某韵衣帽间家具”具有审美意义,具备美术作品的艺术创作高度。
 

  最后,关于某某舍公司“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的实用功能是否能与艺术美感分离的问题。“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之实用功能主要在于柜体内部置物空间设计,使其具备放置、陈列衣物等功能,以及柜体L形拐角设计,使其能够匹配具体家居环境进行使用。该家具的艺术美感主要体现在板材花色纹路、金属配件搭配、中式对称等设计上,通过在中式风格的基础上加入现代元素,产生古典与现代双重审美效果。改动“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的板材花色纹路、金属配件搭配、中式对称等造型设计,其作为衣帽间家具放置、陈列衣物的实用功能并不会受到影响。因此,“唐某韵衣帽间家具”的实用功能与艺术美感能够进行分离并独立存在。
 

  因此,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为兼具实用功能和审美意义的立体造型艺术作品,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美术作品。
 

  二、关于中融公司是否侵害了某某舍公司主张保护涉案作品著作权的问题
 

  判断被诉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害他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当从被诉侵权人是否“接触”权利人主张保护的作品、被诉侵权产品与权利人主张保护的作品之间是否构成“实质相似”两个方面进行判断。本案中,首先,根据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中融公司提供的相关设计图纸不能完全反映被诉侵权产品“唐某韵红木衣帽间”的设计元素,亦缺乏形成时间、设计人员组成等信息,不能充分证明被诉侵权产品由其自行设计且独立完成。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品形成及发表时间早于中融公司的被诉侵权产品。中融公司作为家具行业的经营者,具备接触某某舍公司“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品的条件。其次,如前所述,对于兼具实用功能和审美意义的美术作品,著作权法仅保护其具有艺术性的方面,而不保护其实用功能。判断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品与中融公司被诉侵权产品“唐某韵红木衣帽间”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时,应从艺术性方面进行比较。将“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与被诉侵权产品“唐某韵红木衣帽间”进行比对,二者相似之处在于:整体均呈L形,衣柜门板布局相似,配件装饰相同,板材花色纹路、整体造型相似等,上述相似部分主要体现在艺术方面;不同之处主要在于L形拐角角度和柜体内部空间分隔,体现于实用功能方面,且对整体视觉效果并无影响,不会使二者产生明显差异。因此,中融公司的被诉侵权产品与某某舍公司的“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中融公司侵害了某某舍公司涉案作品的著作权。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6日作出(2014)深知民初字第126号民事判决:驳回某某舍公司的诉讼请求。某某舍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30日作出(2015) 苏知民终字第00085号民事判决:一、撤销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深知民初字第126号民事判决;二、中融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害某某舍公司“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品著作权的产品的行为;三、某销售中心立即停止销售侵害某某舍公司“唐某韵衣帽间家具”作品著作权的产品的行为;四、中融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某某舍公司经济损失(包括合理费用)30万元;五、驳回某某舍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中融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2018)最高法民申6061号裁定,驳回中融公司的再审申请。  深圳律师事务所

 

深圳版权律师谈侵犯原创艺术品案例解析 http://www.shenzhencefa.com/zscq/bqjf/601.html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我们,并提交问题、链接及权属信息,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